这等级上是有区别

拾棉花的时间久了,也会腰酸背痛。这时候,会直起身,看看头顶上那飘着如棉花一般洁白云朵的蓝天,看看眼前的这一个长长的棉花畦,离尽头还有多远

终于,到了中秋时分,一棵棵粗粗大大的棉花秸上,挂满了油黑油黑的棉桃;再过半个月,这一个个棉桃,就会争先恐后地开放,吐出雪白雪白的棉絮了。

要是东方或是西方的天边,开始泛起了雨云,那棉田里摘棉花的人,心里那个急呀,手上那个快呀,真的是无法描摹呢!

作者:张学诗

怀着满心的欢喜,我故乡的乡亲们,趁着天高气爽晴朗朗的天,高高兴兴地去棉花田里拾棉花了。

字号:[ 大 中 小 ]从春到夏,从夏到秋,这种棉花,得经过多少道工序呢?撒种、育苗、打钵;间苗、施肥、锄草;打公枝、摘顶心、抹赘芽还记得,小时候打扑克牌,每当摸到棉花( 梅花)牌的时候,口里总是念念有词地说起了从大人们那儿学来的那一句俗谚:棉花棉花,待你不差,日里打水,夜里踏车

拾棉花,说起来是个既爽手又爽脚的轻松活儿。腰间,系着个用花头巾做成的棉花袋子,只需双手不停地拾着一朵朵盛开着的雪白的棉花,再往腰间系着的棉花袋里塞就是了。

有人把这拾棉花,说成是摘棉花,我却不以为然。摘棉花的摘,总带些机械,带些生硬;而这拾, 则是得心应手,应付自如的。

待到天放晴了,再把半熟未熟的棉花,放在门前的柴箔上晒着。要不了三朝两日,那些棉花,竟也吐出了泛着黄带着白的柔柔软软的棉絮了。

该怎样形容那些婶婶或是嫂嫂们拾棉花的快捷呢?说是闪电一般,那太夸张了,有些文学的味儿;但是,你若看着她们拾棉花,你的眼睛绝对不够使,绝对跟不上她们拾棉花的手的。上一朵,下一朵,左一朵,右一朵,你的眼睛还没有缓过神来,她们的手上已是一大把棉花了。

晴好的日子里,拾好的一堆堆棉花,总是摊在院子里一张宽宽的柴箔上。更有些毛孩子,在这铺满了柴箔的绵软雪白的棉花上忘情翻着筋斗呢!

浏览次数:

也不是一朵棉花拾好了,就往棉花袋子里塞,那样太浪费时间;常常是,一棵棉花秸上的三五朵棉花拾完了,手心里也该是满满的,这才顺手往棉花袋子里放。

在棉花的收获季节,遇上连续的阴雨了,也有烂果子的时候。不得已,乡亲们就会冒着雨,去棉花田里,把那些欲开未开的棉桃摘回家,一个个的,剖开桃子,摘下那半熟不熟的棉花。

这也让乡亲们饱经风霜的脸上,泛上了一丝苦涩的笑意

收购站卖棉花,是要检样,看等级的。干干爽爽的棉花,与淋过雨后晒干的棉花,这等级上是有区别,价格上是有高下的。难怪,每到起天色,要下雨的时候,这拾棉花的人,心里急、手上快!有时候,还要唤上老的、小的,哪怕是还没有上学的五六岁孩子,一齐拾,多拾一把是一把,免得淋了雨后价格低了。

其实,这拾棉花,讲究的是眼疾手快。看那一棵棉花秸上的哪一朵棉花瓜熟蒂落了,三五瓣棉花松松软软雪白雪白地全都吐了出来,用手指就那么轻轻地一带,这一朵三五瓣的棉花,也就全部收在了手心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