那么建设者本身就是痛苦的

幸福地建设广州,其实并不容易。这需要建设者们要有话语权。如果建设幸福广州的过程中仅仅是官方的声音,缺乏老百姓的认同,那么建设者本身就是痛苦的。建成的所谓幸福广州估计也是被幸福的。除了话语权还不够,还需要给与建设者们更多的物质和权利保障,关注普通百姓的生活,了解其实际需求,而不是站在空调房里大手一挥,平地高楼起,这里搞个花园,那里搞个水塘。这不是幸福,这是破坏幸福。

我想问的问题其实就是本文的题目。如何幸福地建立幸福广州?听起来有点拗口。幸福广州的口号已经提了很长时间了,把这个口号变成现实,需要所有的努力。这既需要政府的智慧也要老百姓的齐心。谁不愿意享受幸福啊。问题是,建立幸福的过程,咱们是痛苦的呢还是幸福的呢?

日前有个数据,说广州目前是幸福指数最高的大城市。这仅仅是和其他大城市比较的结果,远远不能说明问题,谁到知道:居长安,大不易。大城市的幸福指数其实是低于小城市的。我向来都是通过自己的感受来觉得幸福指数是否提高。从感受上来说,似乎比以前幸福了。广州的环境比以前好了,毕竟搞了亚运工程,一度让人极度讨厌的河涌也治理了。偷盗抢,这些我等良民怕怕的犯罪也明显比以前少了。工资,似乎没有变化,但是物价涨了,这个似乎不够幸福,但似乎又怪不到广州头上。——我只能用似乎,因为总觉得有所欠缺。——是了,缺乏参与感。

尽管现在广州的建设搞得不错,总觉得自己不是建设者,也很难体会到一种建设自己家园的幸福,我觉得,这是因为政府在建设广州的过程中,作为广州市民的我们还是感觉话语权不够,参与感不足。即便生活得到根本改善,居住条件生活条件比以前有所提高,如果在建设过程中,幸福感不强烈,那么很难说幸福广州的目标达成了。

近年来广州取得的成绩有目共睹,也就不再锦上添花了。幸福广州这个口号很务实,站在民众的角度思考问题。唯一一个小小的要求,给我们一点参与的感觉。幸福广州,是我们在幸福地建设。

如果说痛苦地建立幸福广州,这就成了一个悖论。为了幸福而痛苦,似乎不值。这不是抛头颅洒热血的革命年代,为了千万同胞的幸福,革命先烈可以去承受流血的痛苦。如今我们住在这个城里,既是这个城市的建设者又是居住者。建设幸福广州,建设过程应该是个享受的过程。我们需要幸福地建设广州。